首頁 > 決策咨詢 > 決策咨詢顧問委員會

劉世錦:碳達峰與碳中和,區別很大

發布時間:2021-07-07 09:20 來源:理論周刊 【打印】

  在碳中和的背景下,大家都很關注中國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綠色轉型問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我國二氧化碳排放力爭2030年前達到峰值,力爭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以下簡稱“30·60目標”)。大家都有一個說法,“30·60目標”既是挑戰也是機遇,怎么理解?

  從挑戰來講,有兩個約束條件

  第一個約束條件,現在中國人均碳排放達到7噸以上,超過了英國、法國等歐洲國家。當然我們還有時間,但在碳達峰前,排放增加的空間并不大,最多10%,否則下一步碳中和難度就會增加。

  第二個約束條件,目前我國人均GDP才1萬美元,歐盟國家是3萬到4萬美元,我們已經定了一個目標,到2035年人均GDP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平。在這兩個約束條件之下,既要馬兒跑得快,又要馬兒少吃草、少排放,甚至零排放。

  發達國家如英國是在20世紀70年代初碳達峰的,德國是在70年代末,美國是在2007年。實際上,碳達峰與碳中和這兩個概念有很大區別。碳達峰沒有減碳的壓力,隨著產業結構的變化,比如服務業比重提高或新節能技術的應用,碳達峰自然會出現。發達國家基本上是在沒有或者很少有減碳壓力的情況下實現碳達峰的,但是這條路已經走不通。

  本來有兩條路,一條路是傳統發展道路,就是高碳排放下實現較高的增長。第二條路是低碳排放低增長。但是,若讓人均GDP停留在1萬美元,這條路我們肯定不愿去走。所以,這兩條路都走不通,只能走第三條路,就是低碳或者零碳,同時還要實現比較高的增長的道路。也就是說,我們要采取低碳和零碳的綠色技術和產業體系,同時實現高的增加值和比較高的增長速度,力爭實現減碳和增長雙贏。

  中國是一個超大型經濟體,現在處于人均GDP1萬美元發展階段,在碳中和目標巨大壓力之下,仍要保持一個較高的增長速度,這在發達國家行列未有先例。我們現在面臨嚴峻的挑戰,可選擇的空間很窄,且面臨著較大的不確定性。

  轉型以后出現優勢

  這樣看來是否會比較悲觀,這其實是思維方式和方法論的問題。在重壓之下必須要轉型,轉型以后反而就會出現優勢,具體來看,有兩點優勢。

  一個優勢是中國作為后來者,既有短板,也有優勢。我們還有相當多的產品沒有達到歷史需求峰值,發達國家是達到峰值以后才開始轉型,我們還沒有達到峰值就開始轉型,可以直接用綠色產品來替代。比如汽車,發達國家每千人車輛的保有量中,美國是845輛,歐盟是423輛,日本是575輛,中國目前才173輛。假定未來我國達到400輛水平,還有230輛左右的增長空間。這樣從歷史跨度看,綠色轉型的成本相對較低,發達國家為了造汽油車,所有的投資都用完了,重置成本或者沉沒成本很高,我們提前轉型了,這部分成本就比較低。

  另外一個優勢,我們現在的增長速度比較高,綠色產品的創新和推廣市場范圍大,市場需求對創新來講最重要。中國的優勢在于,有利于形成商業模式。我們希望有更多創新或者新的競爭優勢,但在現有的車道里超過先行者很難?,F在綠色轉型是一個換賽道的新機遇,中國有成本優勢、需求優勢,再加上技術,已經有相當多的技術積累,中國的技術企業也將更多地去爭取創新。

  那么,中國的企業爭取創新,包括制造業有新的優勢是否有根據呢?這個根據是有的。國內的新能源汽車、光伏發電等,已經有不少案例,挑戰和機遇同樣前所未有。從全球范圍來看,這有可能推動人類自工業革命以來技術結構、生產方式、發展方式、發展理念的一次最重要變革,或者說推動一場技術、產業和發展方式的偉大革命。

 ?。ㄗ髡撸簞⑹厘\,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


综合图区少妇熟女